九安医疗股票市场普遍对石油需求增长感到悲观

时间:2019-12-13 17:39

  2019年国际油价接管2018年第四季度的暴跌后,随着美国对委内瑞拉和伊朗制裁的升级,第一季度油价大幅回升并上涨。然而,第二季度市场在宏观因素的影响下出现逆转和疲软,如美国宣布对剩余的3000亿中国商品增加10%,疲软的市场一直持续到9月中旬。
 

  9月14日周末,沙特阿拉伯最大的天然气和石油加工厂——阿布格莱格加工厂(Abu Ghraig processing plant)遭到袭击,油价每隔一周上涨15美元/桶。然而,随着沙特新能源部长宣布Saudi Aramco可以在本月底完全恢复生产,油价再次跌至低位。
 

九安医疗股票基本行情分析

(图一:
九安医疗股票基本行情分析)

  第四季度,整体油价转向修复上涨趋势。中国和美国有望达成贸易协定的第一阶段。12月5日至6日的会议后,欧佩克减产联盟宣布在2020年第一季度增加50万桶/天,油价将被推至年平均价格,并有望结束。全年除4月份的高位外,WTI原油期货的主要波动幅度为50-60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为59-69美元/桶,上海原油期货为420-465元/桶。
 

  地质湍流,底部支撑
 

  2019年,影响石油供应安全的地质事件频繁发生。除了9月份对沙特石油设施的袭击之外,5月份还发生了对一艘经过阿曼海岸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的袭击,7月份一艘伊朗油轮被英国从直布罗陀扣留,导致伊朗报复性地扣留了经过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

  然而,地质事件对油价的影响只是一个脉冲式的上升和下降。一方面,原因是美国在实现石油独立后无意“免费”直接参与中东地缘政治冲突,这使得中东地缘政治风险对石油供应安全的影响“混乱而持续”,供应方充裕的产能削弱了石油供应中断的焦虑。

  另一方面,全球宏观经济表现不佳以及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导致市场普遍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增长感到悲观。然而,WTI原油期货每次接近50美元/桶时都得到强劲支撑,世界其他基准原油的价格波动也显示出底部支撑现象。
 

  供应博弈,平衡收紧
 

  2019年,全球石油市场的供应方仍是一场“一增一减”的游戏。欧佩克的减产联盟保持着较高水平的减产表现,特别是沙特阿拉伯率先承诺减产超过配额,而伊朗和委内瑞拉则被动地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

  根据欧佩克11月份的月度报告,欧佩克2019年10月的原油产量为每日2965万桶,比欧佩克2018年10月的原油产量(扣除后的卡塔尔原油产量)下降了264万桶。然而,美国仍然是世界上原油产量增长最快的国家。

  根据美国能源部12月第一周的每周报告,美国原油产量达到创纪录的每日1290万桶,比2019年第一周宣布的每日1170万桶增加了120万桶。因此,欧佩克产量的大幅下降被全球石油需求增长放缓和世界上游新产能释放的负利润所抵消。2019年,总体供需平衡变得更加紧张,库存略有下降。东强西弱,结构失衡。
 

  从全球石油供需地理格局来看,以往的东西方平衡格局已逐渐打破,东西方弱势格局进一步形成。欧佩克减产是对亚太地区原油供应的人为削减,该地区仍是全球石油需求的核心增长领域,从而加剧了该地区的供应短缺状况,使其“强劲”。

  包括美国和欧洲消费区在内的西部地区的石油消费已经达到饱和,而美国、加拿大、巴西等国家的新产能无疑增加了该地区的需求,而该地区的需求“疲软”。以美国页岩油为代表的新产能质量较轻,而还原后的原油基本上是中、重质原油。

  例如,委内瑞拉的马鲁伊原油一直是国内当地炼油厂生产的主要沥青类型。在东强西弱的地理供求格局下,石油品种的结构性矛盾进一步加剧。
 

  2020年石油供需平衡预测
 

  对于2020年的总体供需平衡情况,主要机构的看法基本相同。宏观对石油需求的影响仍然非常重要。在2019年增长疲软的情况下,该机构对2020年的石油需求增长持谨慎乐观态度。

  美国能源部预计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仅增长75万桶,但预计2020年石油需求将增长137万桶。国际能源署(IEA)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每日增长124万桶,因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金组织)预计,全球经济增长将从2019年的3%加速至2020年的3.4%。然而,中美贸易谈判的不确定性也给全球经济和全球石油需求前景带来了不确定性。
 

  2020年全球石油供应的增加将主要来自美国页岩油。国际能源署预计,2020年,非欧佩克石油产量将加速增长230万桶,达到每天6713万桶,美国将增加54%(每天120万桶)。根据大庆油田5000万吨/年的生产标准,美国页岩油产量的贡献相当于每年2-3个大庆油田的贡献。由于美国页岩油的影响是相对动态的,应及时调整平衡以跟踪实际变化。
 

  根据供需预测数据,欧佩克对2020年的供需平衡表示担忧。其2019年11月的报告显示,即使在欧佩克减产和执行率非常高的现状下,2020年上半年的供应仍将超过需求,这与主要机构资产负债表的观点和态度是一致的。

  因此,在2019年12月5日至6日的会议后,欧佩克减产联盟决定在2020年第一季度将减产幅度提高50万桶/天,希望能缓解上半年的供过于求。然而,如果欧佩克在2020年未能实施减产合同,页岩油产量不会放缓,随着新产能的释放,全球石油市场平衡仍面临相对较大的挑战。页岩油产量和成本的动态变化。
 

  2020年供应方面的大部分增长仍将来自美国页岩油。美国现在是世界上当之无愧的最大石油生产国。美国页岩油气开发是一个“短、平、快”的项目。虽然技术和效率在不断提高,但仍需要连续高强度钻机和水力压裂相结合进行开发。

  该行业将活动钻机的数量视为页岩油和天然气上游开发的核心指标。页岩油钻井平台的数量继续下降,从2019年初的877个下降到12月第一周的663个,下降了24%。然而,美国页岩油产量在2019年没有下降。

  主要原因是上游已经开始使用储存井(DUC井)。DUC井是一口钻完井后未通过水力压裂投产的井。美国能源部发布的报告显示,11月份DUC油井总数比10月份减少了7642225口。显然,股票已经足够了。这意味着,只要保持目前上游钻井平台的数量,并使用DUC油井,美国原油产量在2020年不会下降。
 

  影响页岩油上游活动的另一个核心因素是油价!一旦油价低于页岩油的生产成本,毫无疑问,它将抑制整个页岩油的生产释放。期货市场不仅具有重大合同的“价格发现”功能,而且每月合同形成的“远期价格曲线”的远端收敛价格可以作为页岩油成本的有效参考。
 

  页岩油成本的“发现”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2011年到2015年,当时100元的油价突然暴跌至40美元。WTI原油期货的主合同,即一线合同的价格,从105美元/桶下降到55美元/桶(以年初的价格数据为准)。

  同期,46个月后的远程价格(相当于每桶93美元)跌至每桶68美元。现阶段,这是美国页岩油步入历史舞台的第一阶段,其产量正在迅速增加。在页岩油开发的这个阶段,“不计成本”必然会有大规模的开发。随着油价的大幅下跌,第一次页岩油开发也出现了破产潮。页岩油开发正变得更加密集和高效。

  在第二阶段,自2016年以来,WTI原油期货的一线合同价格仍然波动很大,但其远端价格被牢牢地钳制在51-54美元/桶的范围内。这一阶段是低油价时期,受低油价迫使欧佩克达成减产协议。

  然而,在2014年下半年油价暴跌后,页岩油也经历了减产调整。开发技术成熟,开发效率提高,成本有效降低、成型,趋于相对稳定。不难理解,WTI原油期货在2019年第二至第三季度三次跌至每桶50美元附近时获得了强劲支撑,这实际上是成本支撑功能。上海原油期货重塑全球基准原油格局。
 

  长期以来,世界基准原油体系一直是WTI、布伦特、迪拜和阿曼之间的三方对抗。2018年3月26日,上海国际能源中心全资子公司上海原油期货(INE石化)成功上市,重塑新的全球基准原油体系。

  在基准原油中,核心功能是原油期货工具。每日所谓的国际油价是指期货基准原油的主要合同价格。WTI原油期货反映了北美原油市场的供需平衡,布伦特原油期货反映了欧洲北海原油市场,阿曼原油期货反映了中东原油市场(阿曼原油期货与迪拜之间的现货和长期沟通构成了中东基准原油)。

  亚太地区长期缺乏反映市场基本面的基准原油和相应的交易工具。上海原油期货虽然姗姗来迟,但也被认为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弥补了全球基准原油体系中缺失的一环。
 

  全球基准原油之间的价差关系反映了各自区域之间的相对强弱关系。跨区域贸易的发展将导致原油资源在两个区域之间的流动,这是一个区域中最敏感的边际供给变量。跨区域价差推动跨区域贸易套利,进而改变和重塑相关地区的基本面,从而使全球基准原油价格高度挂钩。

  基准原油之间的价格差异本质上是跨区域的价格差异类别,因此市场认为布伦特和阿曼之间的价格差异是高-低硫价格差异或重质原油和重质原油之间的单边价格差异。基准原油之间的价差是连接两端价格实现价格联动的核心桥梁,这是由运输成本和质量的差异决定的。
 

  随着美国原油出口政策禁令的解除,以及主要页岩油产区迁至德克萨斯州二叠纪盆地,二叠纪盆地至美国海湾管道的投产,美国石油出口在全球石油供需平衡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供应方角色。

  因此,WTI原油期货通过跨大西洋套利对布伦特原油市场有很强的价格辐射效应。两种油价之间的差异已进入相对稳定的波动模式。WTI原油期货的实物输送系统和充足的原油供应来源为WTI提供了强有力的“价格发现”支持,而布伦特原油期货的长期和现货价格系统则较为复杂。以WTI原油为后盾的欧洲北海地区原油资源逐渐枯竭,价格辐射力减弱。
 

  在东强西弱的情况下,世界上东西方之间的套利关系已经从双向变为单向,西方剩余原油不断向东方转移进行套利,从而使得WTI和布伦特原油对亚太地区阿曼原油期货和上海原油期货的“溢价”在扣除劣质因素后变弱。

  因此,东西方价差的波动模式(东方基准原油减去西方基准原油)可能进入“下限模式”。这也意味着阿曼原油期货和上海原油期货将成为更强的合约。具体看上海原油期货,一方面,在中东原油实物交割套利机制的作用下,上海原油期货将与国际油价波动形成有效联系。

  另一方面,也有必要密切关注上海原油期货的特点。作为一个高度依赖进口的地区,石油生产国发生的地理事件、运输成本上升、突发事件(如美国对中国油轮公司实施的长臂制裁)和人民币汇率都会对上海原油期货合约产生积极影响。

  对于国内油气企业进行价格风险控制,上海原油期货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它是企业有效规避风险的衍生工具,应积极有效地参与创造“中国石油价格”。虽然目前上海原油期货非主合约流动性不足,但主合约流动性足以满足企业的单向套期保值需求。相信在业界和金融界的共同努力下,上海原油期货能够形成有效的“远期价格曲线”。
 

  上述全球石油地理供求格局的变化和新基准原油价格体系的发展,要求市场参与者密切关注并及时调整套期保值和套利策略的实施。
 

  其他需要注意的基本因素
 

  首先,国际海事组织关于船舶燃烧的新规定(IMO2020)。无论是增加柴油的使用量,还是增加原油的消耗量,船用燃料油由高硫向低硫的转变都是影响未来需求增长的关键人为因素。

  此前大多数机构分析报告认为,由于高硫燃料油生产的技术限制,船舶燃料的转换将导致对船用柴油和船用低硫燃料油的需求增加,而高硫船舶燃料将失去大部分市场。柴油裂解价格差异(柴油价格减去基准原油价格)与柴油需求强度呈正相关,但最近的现实是,柴油裂解价格差异并没有显著加强。

  分析指出,由于低硫船用燃料价格高,大量低硫重质原油和低硫燃料油组分储存在新加坡等燃料油配送中心前,因此短期内不存在供应短缺。然而,随着新的船舶燃料法规在世界范围内的全面实施,问题和矛盾只能在以后的阶段出现。
 

  其次,地缘政治风险仍有影响。2019年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风险“张开双臂容易隐藏,用隐藏的箭难以防范”。首先,油轮遭到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然后沙特的石油设施遭到大型无人驾驶飞行器的袭击,导致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加工厂关闭。

  中东地区战争模式从西方国家向代理战争模式的转变,使得中东地缘政治局势急剧恶化,对石油供应安全造成各种潜在威胁。这也对企业规避油价风险提出了更高的管理要求。单个期货工具需要进一步扩展到可选工具。

  第三,常规石油项目将投入生产并投放市场。除美国页岩油外,巴西大西洋盐下油、圭亚那巨大的海上油田和挪威新北海油田产能的释放,将进一步使全球石油供需平衡“东强西弱”。为了平衡新产能的释放,毫无疑问,中东产油国需要团结起来,深化持续减产。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最新( 九安医疗股票 )内容信息讲解,希望能帮助到大家,更多门户相关知识,敬请关注本网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