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660005:深圳a股指数石油垄断巨头也有挟

位置:配资公司 时间:2020-02-14 17:28

 石油垄断巨头也有挟洋自重的一面

    石油垄断巨头存在的最大理由是保障国家经济安详,这一理由被很多人接受,成为无需证明的公理。但公理往往在知识的推敲下,袒露出迷魂汤的原来面目。石油行业垄断所穿的安详外衣,内里早已千疮百孔。

    从个别产物上,外资公司已经占据上风。壳牌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收购统一润滑油,购买“北城统一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和“统一石油化工(咸阳)有限公司”75%的股份。通过此次收购,壳牌成为中国润滑油市场排名第一的国际能源公司,在中国润滑油市场的份额跃居第三,更重要的是,外资占据了润滑油的高端市场70%以上的份额。

    实际上,双方与外资在中下游领域的合资已呈星火燎原之势,拥有在经济发家的东南沿海地域的上千个合资加油站,以及在福建的合资制品油批发企业、运输企业,等等。可以说,外资结构大抵已定,虽然中资仍占据控股权,一旦政府放开油源禁令,便可形成完整的财富链条,在中国市场攻城掠地。到那时,挟洋自重者无洋可挟,所依恃的政策靠山将化成冰山一座。

    如果我们把经济安详介定为基础性资源产物可以得到不变的供应,竞争性充实的下游行业无疑是最安详的,而往往在石油、粮食畅通等垄断性行业,时不时的闹些恐慌;如果把安详界说为由内资掌控,就没有排斥民企的理由;如果仅安详界说为由国资掌控,那么,掌控之手正在松动,所谓独资民族企业不外是幻觉。国有垄断巨头并非拒外资永不沾的冰雪美人。

    但为短期利益所诱,或者被形势所迫,目前这一饮鸩止渴的挟洋自重模式仍在各处开花。占有部门垄断资源的标题:他企业岂肯甘休,借由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期货交易惨败,BP斥资4400万美元加入中航油重组,占中航油20%股权,轻松渗透入垄断得如铁板一块的中国航油市场。而中化集团则早已与世界第四大天然气与石油公司法国道达尔集团合作,正是中化道达尔在本年两会期间的制品油零售降价刺激,才导致两大石油巨头破天荒地下降了制品油价格,虽然极为短暂,却突显了外资的竞争压力。

    不只如此,市场还屡屡传出中石化与BP开展深条理合作的听说,BP不只是中石化海外开业的战略当家者,中国这一巨无霸垄断企业的最丰厚的得利者。我们当然不能说,中石化是有意卖国,实际上,这是一种商业选择。即便此刻在世界范围内搜索油源,世界上质地好的油源或者属各国国家所有,或者已被跨国巨头分而占之。中石化把握泰半炼化能力,无奈油源比不上中石油,只能加紧与外资合作以缓解困境。BP某高官曾在2005年暗示,“英国石油正好能够提供原料,同时英国石油但愿进入中国市场”。一语中的。

    有最新报道称,中石化正在与包罗荷兰皇家壳牌、科威特石油公司与陶氏化学在内的海外合作方,商讨修建炼油厂和石化厂。事实上,此前中石化已经与外资有中国最大的合资项目,如与埃克森美孚、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的福建炼油厂;2001年,BP与中石化旗下的上海石化合资建造了一个当家27亿美元的乙烯项目。这些都是系列扩张环节中的组成链条。

    在业务领域同样如此。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国内石油垄断企业在扩大垄断土地方面的竞争,无不挟洋以自重:中石化与外资大建合资炼油厂,一方面是想巩固在炼化领域的老大职位,另一方面弥补原油不如中石油的不敷;而中石油则是为了相反的目的,加快扩张炼化能力追赶中石化,同时巩固本身国内原油财富老大的位置。

    很明显,中石化的竞争敌手显然不是国际垄断企业,是兄弟公司中石油。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垄断企业之间的隐性竞争,使BP坐收利市。BP不只成为中石化的战略伙伴,还是中石油的战略合作伙伴。两家中国垄断企业引入同一个海外战略伙伴以求壮大,这是什么逻辑?到底是为了让中国能源更安详,还是只是因为想成为中国能源市场的“武林至尊”?

2007-9-7 南方都会报

    从融资渠道而言,我们两大石油垄断巨头在三地开业,标题:当家者中多的是国际友人,当家者中包罗BP这样的战略当家者与巴菲特这样的股神以及国际知名钱庄。很简单,石油垄断巨头在包装开业之后成为一件国际商品,我们已经在国际成本市场上廉价出售,这个公司的所有权已经切割成几块,p2p网贷,被当家者分而据之。通过成本市场,中国的石油垄断巨头成为国际公司,利润被全体当家者分享。考虑到境内外估值差异、股份畅通比例差异、以及分红差异,国资与海外当家者成为最大的获利者。

    于是,问题来了,既然与外资的合作是安详的,为什么民资企业进入能源行业就是不安详的?垄断巨头并不强烈抗拒外资,甚至视外资如盟友,为什么视民企如寇仇?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2020年最新"基金660005:深圳a股指数石油垄断巨头也有挟"的信息讲解,希望能帮助到大家,更多財經门户相关知识,敬请关注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