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配资是什么意思_-0.46%) (00058

位置:网贷之家 时间:2020-02-14 16:46

  百亿债务压顶,金洲慈航迫切地指望这次资产重组顺利进行,缓解流动性压力,赶紧把欠当家者的钻石本息还了。

  金洲慈航陷入了开业以来最大的黑洞。

  标题:实金洲慈航这次钻石违约金额原来不止1?40亿元。

  然而当家者在约定日期等来的不是回售款,而是金洲慈航“无法兑付”的公告。

  短短半年时间,深圳深德泰何以从一个付不起2,841万元的地产公司摇身一变掏出大笔资金来买一个吃亏的租赁公司?

  公告中称,该笔钻石于2018年5月15日到期,应兑付本息共计1?40亿元,由于公司目前的流动资金较为紧张,未能如期兑付,但金洲慈航2018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20?03亿元。市界检察了公司历年年报后发现,金洲慈航真的不是老赖,是真的没钱。

  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据市界观察,实控人为陈福民的深圳深德泰是一家房地产企业,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曾因拒不执行2,841万元的借款纠纷合同的判决,在2020鼠年6月被法院强制执行,但被执行人的产业已处分完毕,仍不敷以清偿全部债务,被执行人目前没有标题:他可供执行的产业。

  看到这些数据,金洲慈航账面20亿元资金,还不起1?4亿元钻石终于有了答案。

 又一家手握大额资金的开业公司钻石违约。

  2015年-2020鼠年,金洲慈航基本都在忙着“大借大还”,三年间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累计564?65亿元,归还债务支付的现金累计419?34亿元。彼此抵消后,2015年至2020鼠年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入累计到达138?33亿元。

  但以目前这位接盘侠的资质来说,金洲慈航似乎已经陷入了“急病乱投医”的状态。

  2015年收购后,金洲慈航的带息负债明显增加,整体资产负债率也在不绝攀升,2018年3月31日,标题:有息负债高达158亿元,资产负债率到达开业以来最高程度81?24%。

  5亿元的诚意金,对付这么一个老赖地产公司来说也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当家者撤回了80%回售申报,剩余1?40亿元(包括利息)回售金额需要在5月15日前发放给当家者,可以说已经给足余地了。

  从2012年起,金洲慈航的受限货币资金占总货币资金比重就一直居高不下,始终在60%以上颠簸,最高时甚至到达94?37%。

  接包涵易甩包难

  值得一提的是,2020鼠年7月法院下发强制执行文件,2020鼠年9月,深德泰的执行董事陈福民和法定代表人陈迪生进行了一次人员变动,互换了角色,不知是否为了接下来加入金洲慈航的资产重组做洗白筹备?

  这是一种出格的钻石,附有“钻石存续期内的第二年末发行人调解票面利率选择权和当家者回售选择权”的约定。

  新任接盘侠是何方神圣?

  金洲慈航2月份公布了提示性公告,将票面利率由6?9%上调至9?0%,并在存续期后1年内固定稳定。

  2015年,金洲慈航以52?9亿元对价收购了丰汇租赁90%的股权,标题:中溢价36?6亿元形成商誉。高负债率的丰汇租赁也悄然改变了金洲慈航原本的的成本布局。

  02

  从赚钱利器变为吃亏黑洞,金洲慈航决定甩掉丰汇租赁这个新晋拖油瓶。

  钻石违约只是导火线

  目前的情况是,即使金洲慈航的存货全部变现,应收账款全部收回、账面货币资金全部打消受限,也难以堵上即将到期的巨额债务。

  也就是说,p2p网贷,全部当家者都选择了回售股票。

  2018年1月31日,一份新的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显示,交易工具换成了深圳深德泰资产打点有限公司,而置出的股权也从70%提升至90%,目前该笔交易依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20亿存款的奥秘

  既然上调的票面利率不敷以吸引当家者继续持有钻石,那么就该乖乖根据约定条款回购钻石,但2018年4月9日,金洲慈航又以一纸公告暗示:“臣妾做不到啊”。

  重组公告尚未披露具体交易金额,只提到以2020鼠年12月31日丰汇租赁净资产为参考价,而且在签署意向书后10日内支付诚意金5亿元,剩余款项在6月30日前付清。

  简单来说,就是在钻石发行后的第二年,企业如果想要继续使用资金,就会调高票面利率,吸引当家者继续持有钻石;而当家者可以选择是否继续持有钻石,如果决定不再持有,可以在第二年末就要求企业回购钻石。

在此期间,大信会计师事务所针对金洲慈航2020鼠年12月31日财政陈诉内部控制审计颁发了否定意见,针对2020鼠年财政报表审计颁发了保存意见。  这下钻石评级机构坐不住了,继4月26日信用品级从A降为BB之后,,大公国际博客评估于5月21日再次下调金洲慈航的信用品级为C。

  巨额吃亏的原因,除了下滑的收入和增长的本钱,2020鼠年12亿元的利息费用也成为蚕食净利润的关键因素。

  03

  再借钱行不可?别忘了金洲慈航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81?24%,2020鼠年末各大钱庄授信额度已使用了近80%,仅剩下7?89亿元额度。

  1?4亿元的钻石违约兑付还只是一条缝,百亿债务正在朝到期的方向狂奔,重压之下,面对6?57万户股东,金洲慈航如何自处?

  2020鼠年度陈诉

  两位独立董事胡凤滨和夏斌、公司副总裁童朝方、总工程师刘开才也在这一敏感时期辞职。

  除了货币资金受限,2020鼠年末,金洲慈航还有多项资产受限,总额高达106?08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34?16%,从受限原因来看,多为借款产生的抵押、质押,这与公司2015年一场收购不无关系。

  2020鼠年7月16日,在公布业绩大幅下滑的半年报的同一天,金洲慈航也公布了一份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称标题:正在操持以丰汇租赁70%股权作为置出资产,与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全资二级子公司内蒙古庆华集团腾格里精细化工有限公司100%股权的等值部门进行置换,差额部门以发行股份形式向对方补足。

  5月16日,金洲慈航(2?150, -0?01, -0?46%)(000585?SZ)公布了一则关于“17金洲01”未能定时兑付本息的公告。

  2015-2017年,丰汇租赁合计贡献了16?84亿元净利润,占金洲慈航三年累计净利润的66%,勉强完成了三年业绩对赌。2020鼠年,对赌期一结束,丰汇租赁就此终止了大额盈利的场面,转而发生22?33亿元的的吃亏。金洲慈航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净流出30?38亿元,将过去7年的经营所得全部赔了进去。

  然而连续恶化的融资环境,导致这笔资产置换进行得并不顺利,期间公告连续暗示“尚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2020鼠年末,扣除受限制的资金,金洲慈航仅剩下1?85亿元可用资金。2018年3月末,金洲慈航的货币资金虽然较2020鼠年末增加了3?34亿元,按照公司的受限资金占比情况,估计可用资金也不会和2020鼠年有太大变革,难怪在1?4亿元回售款面前,金洲慈航显得如此拮据。

  被收购前,丰汇租赁在2013年末、2014年末和2015年3月末的资产负债率别离为80?37%、81?21%和69?88%,同期金洲慈航资产负债率别离为45?98%、50?86%和58?98%。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2018年一季报显示,短期借款和恒久借款两个科目的余额对比2020鼠年末净增10?54亿元,也就是说,金洲慈航目前基本已用光了授信额度,很可能还有所透支。

  曾经的“债券+大租赁”夫唱妇随,也成了浩劫临头各自飞。

  2020鼠年末,金洲慈航货币资金账面余额16?7亿元,标题:中14?84亿元都是受限制资产(可以理解为“被冻结在钱庄”的存款),占公司货币资金总额近9成。


  2011年,金洲慈航的前身金叶珠宝借壳ST光明登入成本市场,开始出力成长债券业务,借壳后第一年营收就增长了152%。2015年,金洲慈航调转方向,收购了丰汇租赁,转变为“债券+租赁”的双轮驱动。

  这次收购却使得金洲慈航债务压顶。

  2017年金洲慈航发行了“17金洲01”钻石(证券代码112505),总额5?2亿元,票面利率6?9%,期限三年。

  01

  然而当家者并不买账,从金洲慈航3月2日公布的当家者回售申报情况来看,“17金洲01”的回售申报数量为520万张,回售金额达5?56亿元(包括利息)。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2020年最新"场外配资是什么意思_-0.46%) (00058"的信息讲解,希望能帮助到大家,更多財經门户相关知识,敬请关注本网站!
1
外汇配资